水利部党校2016年秋季学期处级干部进修班(第43期)小井红军医院现场教学感悟之一

2016-11-03
来源:

 

  “郴衡湘赣之交,千里罗霄之腹”,地处湘赣交界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因其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光荣与梦想,奋斗与辉煌,成了无数人神往的地方。按照水利部党校办的教学安排,在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我们第43期的学员来到了井冈山,学党史、知党情、强党性。这里众多的红色景观让人内心深处深感震撼,而位于井冈山市茨坪镇西北约6公里处的小井红军医院,因其悲壮与凝重格外让人铭心刻骨。

  小井红军医院,是红军第一所正规医院,建于1928年,最初名为“红光医院”。这所医院是一座依山而建的木结构二层楼房,共有32间病房,可容纳200位伤员。医院但条件极差,医生很少,药品奇缺,医务人员自己上山采药,并用竹片、木板做成一些简单的医疗器具。

  小井医院因自身的壮烈被载入革命史册。1929年1月下旬,湘赣两省敌军调集十八个团的兵力,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第三次“会剿”,红五军和王佐部在彭德怀、滕代远等指挥下与敌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一天夜里,敌军由冈宁县斜源村一游民带路绕道偷袭了小井村,住在红军医院和群众家中的130多名重伤病员因来不及转移,落入敌手,抓捕了身负重伤的130多位红军战士。敌人用尽种种威逼利诱,许诺只要一人说出红军主力转移方向,马上就给大家一条生路,但铮铮铁汉无一人开口。敌人机枪扫射,尸堆如山,血流成河...... 其中年龄最小的才14岁。“可恨奸佞引贼入,烈士命陨红土埋;井冈处处遗忠骨,松树风格励吾侪。”英雄们倒下后,隐蔽在深山密林里的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们的遗体掩埋在附近的稻田中。讲解员讲述着1929年1月的那场屠杀,心情沉痛,几度哽咽。“就这样,130多名红军战士被屠杀了,他们手无寸铁,他们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我们曾经多方寻觅,试图刻上他们的名字,但是,都没有找到,因为当时他们投奔革命,担心连累亲人,就没有用真名实姓……”讲到这里,解说员已泣不成声。她转过头去,不停地擦拭着眼泪。这时,我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幅幅画面:红军战士与亲人告别,生离死别,走上战场,新婚的妻子唱着“红军阿哥你慢慢走”,依依不舍,目送,目送……

  1967年,井冈山人民按历史原貌修复了小井红军医院,还将烈士们的部分遗骨从小井迁到茨坪重新墓葬,并建造革命先烈纪念塔,1972年在小井原墓地建有烈士墓和烈士碑。 如今数十年风雨飘过,小井医院黑灰色的外观仿佛一直述说着曾经的腥风血雨,古朴沧桑中隐含着悲愤与忠烈。医院里,看着红军战士用过的病床、木头做的手术洗手盆、竹片磨制的手术刀、用了又用的绷带,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岁月中艰苦卓绝的斗争情景,仿佛清晰呈现在眼前。

  曾志作为小井红军医院党总支书记,遗言逝世后“魂归井冈山”。曾志墓位于小井红军墓左侧小山包上,平平常常,毫不起眼。四百米外,便是她80多年前战斗过的红军医院,以及在这里惨遭敌人杀害的130多名战友的集体墓穴。曾志有着传奇的一生并始终对信仰坚贞不渝。她的第一任丈夫夏明震和第二任丈夫蔡协民先后为革命英勇牺牲,第三任丈夫陶铸文革中蒙冤屈死,三个小孩在革命时期或忍痛送人或被迫卖掉。1928年11月,曾志产下一名男婴,但因革命需要,她不得不将刚出生不久的至亲骨肉托付給一名叫石礼保的副连长代为抚养。1952年,曾志终于在广州见到了她阔别24年的儿子石来发。石来发8岁时养父母双亡,乞讨度日。解放后,成了大井村一名拿工分的农民。这位老革命家、前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广州市委书记满怀愧疚和心疼,但也不肯利用自己的职权为儿谋一官半职。还说,毛泽东能把儿子送上朝鲜战场,我的儿子为什么就不能当农民呢?于是,她的儿子就在井冈山当了一辈子的兢兢业业的护林员。曾志,也长眠于此,守护着她的战友和亲人后代……

  在井冈山这块革命的土地上,这样的故事还很多很多。

  这些人,也是他人的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为什么能坚心舍弃家庭,为什么能抛头颅洒热血、赴汤蹈火视死如归?到底是为什么?为了名吗?多少人连姓名都没有留下。如小井烈士墓130多名英雄究竟叫什么名字,史料上没有记载。解放后,根据参加过井冈山斗争的老同志回忆,才得知吴鸿禄、李玉发、朱娥龙和邓颖发等20多名伤病员的名字,大部分则为无名英雄。为了利吗?很多人还是出身富裕的地主、资产阶级家庭,他们背叛自己的阶级投身革命。当面对敌人的高官厚禄的利诱,也是断然拒绝。

  为了什么?革命志士用生命给出答案:为了崇高的革命信仰。烈士陈毅安在写给未婚妻的信中说到:在这里(井冈山)身体很好,心情很愉快,因为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曾志晚年对儿女袒露心迹:“只要为了党的利益和需要,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生命。因为我不仅是一个女人,更是一名战士。”曾志第一任丈夫的哥哥、烈士夏明翰曾说,“杀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我想,支撑他们的,是坚定的信仰,是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仰。

  哲学家萨特曾经说过,世界只有两样东西可以亘古不变:一是高悬在我们头顶上的日月星辰,一个是深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高贵信仰!俄国作家冈察洛夫则道出了信仰和幸福的关系:如果信念的热力不能使心灵感到温暖,那定谈不上什么幸福。

  井冈山的历史承载了其应有的重量,井冈山的英烈展现了其信仰的力量。现在的井冈山一片祥和宁静,枪声和炮声早以不复存在,只有青山依旧,诉说着人间的悲喜。如果没有先烈们的浴血奋战,就不会有我们现在优越的生活环境。回顾战火硝烟的岁月,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有什么理由不去继承井冈山革命精神。感恩先烈,坚定信仰,坚守坚持,为实现中华复兴梦作出应有的贡献!



责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推荐朋友